尹湛纳希的《一层楼》与北票方言——纪念尹湛纳希诞辰180周年

2018/01/04      阎海清

  我国近代杰出的蒙古族伟大的作家、史学家、诗人尹湛纳希(公元1837年――1892年)生于辽宁省的卓索图盟吐默特右旗(今北票市下府开发区三府村)。他一生撰写了《一层楼》、《泣红亭》、《大元盛世青史演义》、《心镜》等小说。他的代表作《一层楼》突出的特点是真实的、绝妙的应用了北票地区蒙古族地方方言。他的写作方法是在描写、叙事、写景、对诗的基础上,增添了猜谜和大量的蒙族地方方言。构成了特有的地方特色、民族风味、独具风格。他继承和发展了蒙古族传统的文学创作方法,在丰富地运用地方方言方面达到了历史上的高峰。

  《一层楼》主要是描写贲侯之子璞玉和他的表姐卢梅、琴默、盛茹之间的爱情故事。这三位小姐都长期居住在贲府,从小与璞玉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但是,贲侯之母看中了璞玉的舅表姐琴默;璞玉的父亲贲侯看中了璞玉的姑表姐盛茹;璞玉的母亲金夫人看中了卢梅;这三位老人又都在背后私下为璞玉订下了婚约,其实璞玉心中爱的只是卢梅,后来贲侯却改变主张为璞玉订下了苏节度使的小姐苏己。璞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与苏己成婚,婚后不久苏己病故。卢梅等三人也早就飘流四方。这就是《一层楼》的大意。

  《一层楼》里的蒙古族地方方言一直贯穿在小说的始终。如:在第二回里:嫦娥与百花仙子争吵时,织女劝道:“今日忽然如此,岂不有伤往日和气,况且事涉游戏,何必纷争了。”玄女道:“二位口角,王母虽然宽宏……”这里的“往日”、“和气”是指过去的团结而言。“二位口角”是指二位发生了争吵。这些语言都是北票地区蒙汉族常用的方言土语。

  在第三回里,有一段描写白老寡的儿子,二麻子出外喝酒回来,白老寡敲着火棍子道:“自己跑到外头,不知在哪里灌了你娘的血,楦饱了肚子,也不顾一家子饥寒,亏你还是个男子汉,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还只管跳哒呢。”这段里的“敲着火棍子”是指农村烧火做饭时调理灶堂内柴火用的木棍;“灌了你娘的血”是句骂人的话,在小说里指喝了脏酒而言;“楦饱了肚子”指不管好坏吃饱了;“还只管跳哒呢!”指不知道愁还东跑西串呢。这些语言都是农村老年妇女骂不着调、不争气的孩子时用的方言土语。被尹湛纳希一一引入书中。

  在第三回里还写道:“原与贲侯家有一点瓜葛故旧”,这里说的“瓜葛”是指关系而言,“瓜葛”这句方言至今在辽西地区还广泛应用。

  在第八回里写道:“姐姐,终究(指到底)怎么了? ",“央求”指迫切要求,“站了一溜”指站了一排,“向人喋喋”指向人家啥都说、乱说;“排(拍)我的不是”指瞎说我的过错。在这一回里引用地方方言十多处,让读者看了津津有味。

  在第十回里写道:“你只说不去未必济事”指你只说,而不去,不一定能解决这件事。“横竖好说就是了”指不管你怎么样好办就是了。“你这养汉老婆,别使你那狐狸道道儿”这是指作风不正派的女人,在别人面前玩花招。“蝎蝎鳌鳌的”是指停停顿顿、颠三倒四而言。

  《一层楼》的通篇各回都有地方方言穿插,在此就不――列举了,由于把地方方言运用的合理适当,使读者读起来易懂、有乡土味、大众化、可亲朴实。

  《一层楼》的地方方言,不是作者凭空想象出来的,而是来源于生活。尹湛纳希自幼生活在农村,虽然出身于贵族家庭,但是他厌恶官场利禄。从小开始经常深入了解《惠宁寺》佛教经文、佛教的传说等,经常去讲经亭学习佛经,参加拜佛活动。与农民广泛交谈,了解蒙古族民间故事、语言等,有的家庭发生了什么纠纷时,尹湛纳希总是主动出面去调解、劝说,并把农妇吵架时的方言土语如实的记录下来丰富自己的文章。他到农村很受农民欢迎,农民常给他做鸽子汤熬糯米粥吃,表示心意。好歹也得让尹湛纳希喝上一碗,尹湛纳希把这些语言事件编入了《一层楼》第二十二回中。

  他的妻子对他的写作十分支持,常常是:夫写文章妻磨墨,写出文章妻先阅。有一天夜间,尹湛纳希把写出的一段文章给妻子看,妻子念错了好多字,尹问她为什么念错?妻子说在夜里眼神不济。后来,尹湛纳希把“眼神不济”等方言也写入书中。日前,尹湛纳希的作品吸引着广大读者,其著作语言的民族地方特色也应值得我们很好学习和深入研究。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