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城子:浓缩川州千年往事

2016/12/14   北票新闻网   文/张松 摄影/李秀华

  北票境内有座长宽各约一公里的土城,虽经千年风雨,战火兵燹,残留至今的夯土墙依然高出地面两、三米!这座土城名为“黑城子”,横跨辽、金、元、明、清五朝,是朝阳地区南北往来的交通枢纽,是商贾云集的财赋重地,此地出枭雄、出万户、出名门望族、出簪缨世家,至清末,这古城还成了蒙古王爷府……在黑城子的断壁残垣里,浓缩着一部跨越千年的川州往事。

  黑城子东山有战国遗址

  据专家考证,黑城子始建于辽代。不过,早在战国时期,这里便有军队驻守屯防,在今黑城子镇的东山一带,曾发现过战国遗址。

  黑城子是蒙语“哈拉浩特”的意译,“哈拉”蒙语意为“黑”,“浩特”蒙语意为“城”。此城在明代被废,至清代因其“瓦砾成堆,墙垣尽废,遥望一片黑影”,故称“黑城子”。

  战国时代,黑城子是燕长城内侧的边防要地。那时,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经常遭受东胡族的侵略,燕国名将秦开领兵击破东胡,拓地千里,燕自造阳(今北京怀来)至襄平(今辽阳)筑长城御外敌,这段燕国长城经过建平二十家子、敖汉旗贝子府,从宝国吐后石头井子进入北票北塔子、台吉营,在位于牤牛河西岸的台吉营六合城的东北山,筑有长城堡。

  为防备东胡族的入侵,燕国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之所以于黑城子筑城堡、屯重兵。因为黑城子东临牤牛河,背隔二龙台川,与燕长城咫尺相望,这里是防御牤牛河谷和二龙台川河谷的咽喉要地,控制了这一战略要点,就等于掐死了外敌入侵的必经路线。

  黑城子是辽金时期的川州治所

  最早的川州城不在黑城子,而在临靠大凌河的今北票市的南八家子镇四家板村,过去叫白川州,是大辽明王耶律安瑞所建的私城。由于耶律安瑞的儿子耶律察割造反,谋刺辽世宗耶律阮遭严惩,耶律安瑞受牵连被罢官回家,他的这座私城名号也被去掉“白”字,改称川州。到了辽代后期,因大凌河水泛滥,川州的治所才从四家板村移到了今天的黑城子。

  黑城子一带有辽代的宜民县治所,但宜民县治所遗迹是在今黑城子故城遗址,还是在黑城子西南的小城子故城遗址?一直存有争议。黑城子故城遗址长、宽各1公里,是州城规格;小城子辽代故城遗址长、宽各0.5公里,是县城规格,因此,宜民县治应在小城子。小城子一带,流传着大刀王怀女的故事。

  北宋年间,王怀女被俘辽邦受尽折磨,十年后与其母设谋逃出虎口,几经周折重返故国,贤王赵德芳怀疑王怀女是辽邦派来的奸细,欲治其罪。佘太君极力劝阻,赵德芳赦免王怀女令其出战,以观真伪。王怀女阵前手刃叛国投敌的生父王廉,大败辽帅韩昌凯旋回朝。在豫剧《大刀王怀女》中,这位巾帼英雄还嫁给了三关大帅杨延昭。有资料记载,小城子是大刀王怀女的故城。反对方认为此说有误,大刀王怀女是宋人,宋朝的势力范围从未到达北票地区,小城子怎会成为王怀女的故城?而支持者则认为,小城子固然不是宋人地盘,但王怀女是被俘押送此处的,称小城子是王怀女的囚禁地,倒也合情入理。

  到了金代,川州复置复废。川州先隶属于北京路(今宁城西大明镇),辖咸康、宜民两县;金天眷二年(公元1138年),川州隶属懿州(今辽宁阜新东北的塔营子);金天眷三年(公元1139年),咸康县降为镇,入宜民县,川州辖宜民县、同昌县(阜新西北红帽子乡)。在金代,川州管辖地面包括今北票市大凌河以北地区和阜新西北部地区。

  金代的川州城山林茂密,土地肥沃,人口众多,已是一座比较繁华的城市了。天德二年(1150年),金代文学家王寂赴金上京阿城(今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曾路过川州城。王寂在《辽东行部志》中记载“予行宜民县中,是日熟食节,山林间居民携妻孥上冢,往来如织,撩人归思,殊无聊赖。又念壮岁献赋上都,尝出此途,今四十年矣。山川依旧,苍颜华发。”

  1150年,黑城子故城是金代川州治所所在地。1166年废川州,黑城子故城是宜民县治,王寂两次路过此地,这里已由川州降为宜民县。王寂触景生情,感怀吟诗,见当地百姓带着妻子、儿女到树林里上坟,往来如梭,引发思乡之情,又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来此地才23岁,风华正茂,但一晃40年逝去,自己已是苍颜华发的老者,备感岁月之无情,遂作诗留念。

  金代川州是名闻遐迩的“酒城”

  1992年10月,黑城子镇和尚沟村组织农民在沙金沟屯西南山坡修梯田时,发现一古墓,出土一墓碑,长71公分,宽49公分,厚8.5公分,碑上记载:“金故少监张公墓志”。这位“少监张公”叫张雄,少监是他的官位,说得具体些,张雄是位“酒官”,他所在的川州城当时是远近闻名的“酒城”。

  张雄是金朝川州宜民县中台里(川州城附近)人,张雄家族是辽金时期的望族。张雄父亲曾在辽朝为官,张雄本人曾考中过辽国进士甲科,出任辽国飞狐县县令。张雄管辖的飞狐县曾遭上万山贼围攻,杀声震天、尘埃蔽日,百姓震恐,张雄却不为所动。他统率数百壮士登城据守矢石俱发,山贼无法靠近城垣,后官军外援至,张雄配合官军率部出城夹攻,贼众大溃,民得安,呼张雄为“父母之官”。张雄因功擢升,百姓扶老携幼,不忍其去,张雄好言抚慰,送行者无不流泣,其为政甚得民心。

  到了金代,张雄官至少府少监,死后被追封为南阳县太君公。张雄长子张子贞是金朝进士,出任辽阳府判官,中散大夫、上骑都尉,食邑五百户。这个望族家庭不仅出高官、享厚禄,而且对酒颇有研究,出了好几个酒官——商酒监。

  金朝少府监是宫廷管手工业的机关,张雄的官位是少府少监,少监是副职。宫廷手工业包括酒业,张雄对酒很有研究,本人酒量也很大,他59岁时,饮酒成疾而死。

  张雄兄弟共三人,他的二弟张浩,曾任恩州恩化县商酒监;他的三弟张维,是五台县商酒监;张雄次子张子亨曾任定襄县商酒监;张雄的长侄张子兴曾任嘉佑镇商酒监;其侄儿张子卿任海阳县商酒监;张雄长孙女女婿杨愿忠是广灵县商酒监。张雄家族出了七个酒官分布于全国各地,堪称“酿酒世家”。

  川州城是辽金时期北票地区的酿酒中心,百姓称其为“酒城”,到了近现代,张家烧锅一样远近闻名。

  撒八与括里起义军曾攻克川州

  金代,海陵王侵宋,派使臣燥合大量征发西北路契丹丁壮从军。契丹人因西北路邻近各游牧民族,唯恐丁壮从军后无力守御遭邻族侵掠,请求免征。海陵王派去征调契丹人的使者燥合不敢回奏,为民请命,反而变本加厉地继续督促征调。契丹人译史撒八与荸特补等愤起杀燥合和金朝招讨使完颜沃侧,夺取招讨司所有兵甲三千副,揭竿而起!咸平府谋克、契丹人括里与当地奴隶两千人起义与之呼应,,攻下韩州及柳河县,接着占据咸平府,打造器甲、扩大队伍。

  后来,起义军内部发生了分歧,撒八主张投奔耶律大石建立的西辽联手反金,另一起义军领袖移剌窝斡则主张占领契丹人的故乡临潢,自立为国。双方无法沟通遂起刀兵,移剌窝斡杀了撒八,自称都元帅。

  《金史》记载:“窝斡攻懿州不克,遂残破川州。”从撒八、移剌窝斡的起义图看,移剌窝斡与括里两支起义军汇合于同昌县,攻懿州不克,改攻川州,即今黑城子。金朝派大军镇压,起义军寡不敌众,兼之内部分裂,起义终被镇压。

  当时,川州当地的许多青年参加了移剌窝斡和括里的起义军,有不少人在起义中战死。经过这场大起义,川州城遭严重破坏,后经加固,西南城墙内侧高达六丈之多。金大定六年(公元1166年)废川州,宜民县、同昌县隶属懿州。金承安二年(公元1198年)复立川州,辖宜民县、同昌县、徽川县,为懿州支郡。金太和四年(公元1204年),又废川州,宜民县、徽川县隶属兴中府(今朝阳),同昌县改为隶属宜州(今义州)。

  金代川州虽经复置复废,但是川州城已形成规模,为元川州复置打下了基础。

  元代川州一座乳酪之城

  到了元代,复置川州。公元1214年,蒙古大将木华黎攻下金朝兴中府,原川州大地主刘世英率众投木华黎。元朝设置行省、路、府、州、县,复置川州,治所仍在今黑城子,隶属北京路总管府,后北京路更名为大宁路,元代的川州无属县。

  在黑城子林业苗圃发现元至正五年(公元1345年)“重修川州东岳庙碑”,此碑证明黑城子故城遗址是元川州城。

  1980年,在黑城子故城遗址西北部曾出土一枚铜印,印面呈近正方形,朱文刻二行四字,印文为汉文九叠篆“万户之印”,初步认定是元朝的。元朝军制设万户为“万夫之长”,置万户府以统领千户所。各万户所设达鲁花赤一员,万户一员。此“万户之印”出土于黑城子故城遗址,意味元代川州城是万户府?还是川州城曾出了一名万户官呢?

  元川州比金川州范围大,南北长240里,东西宽150里,辖今北票市大凌河以北地区、阜新西北部、奈曼南部、敖汉东南部等地。

  元川州是一座酥乳酪城。元代是川州城的发展兴盛时期。元初,复置川州,加固了川州城墙,大力发展手工业。这时,川州畜产品加工业发达,川州产的酥乳酪闻名全国,载入史册。

  乳酪,分为酥制品和酪制品。酥制品是用牛、羊奶制成酥油,其制法是将乳放入锅内,煮沸后放入盆内,冷却后,待面结皮取皮再煮,油去渣,放入锅内,即成酥油。酪是用牛、羊、马等乳炼制的食品,制法是用乳半勺,放入锅内炒过,再放入余乳,熬沸,边熬边搅,然后放入罐内,待冷却后,掠取浮皮以为酪,将新酪放入旧酪少许,纸封待用。酥乳酪是蒙、藏等民族喜爱的食品,可合入茶水与糌粑(青稞麦炒熟后磨成的面)食用,酥油也可点灯或作其他用途。

  川州酥乳酪产户多、产量高、质量好、味道美。近些年,在黑城子镇政府后街常出土绿釉罐及元钧窑大碗,可能是盛乳酪的容器和饮酥乳酪的器皿。

  明洪武七年(公元1374年),明军攻下大宁路,川州归于明朝,隶属辽阳行省。明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置大宁府,废川州。明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朱棣将川州及周边地区赏给乌梁海部为游牧地,整个川州境内变为牧场。

  清代川州城蒙古王爷府

  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蒙古族土默特部归附后金皇太极,部落首领鄂木布。楚琥尔率六万多人迁居巴彦和硕(今北票下府),明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建立土默特右翼旗。清乾隆五十三年(公元1788年),位于下府的吐默特右翼旗王府因被大水淹没,迁至黑城子,在辽、金、元、明川州遗址上建筑了王府,直到1946年黑城子解放。

  黑城子镇文化站长任国民表示,历史上的黑城子处在两条古道的交叉点上:一条是从辽国的上京(今内蒙巴林左旗林东镇)通往东京(辽阳)的大道,途径川州;一条是从金代的懿州(阜新东北塔营子)通往大明(宁城西)的古道,也通过川州,川州的交通当时四通八达。由于黑城子处于内蒙高原和辽西丘陵的接壤处,又是牧业区和农业区的结合部,因此经贸往来十分繁盛。至今,黑城子每逢大集,周边地区如阜新、内蒙奈曼、敖汉,甚至河北省的商人都来赶集做生意。

  黑城子镇宣传委员张彩学听老一代人说,清代的黑城子庙宇林立,香火鼎盛,城内的关公像有好几座,都是用至少几十年树龄、整棵的老榆树雕刻成的,气派得很。

  市文化局副局长李秀华祖籍山东,先人办过戏班,每年北上入关献艺赚钱,赚够了盘缠花销便返回老家。李家戏班身怀绝技又讲究诚信,颇受欢迎,时间长了交下无数朋友,这其中包括一位住在黑城子的蒙古王爷。在清代,黑城子是北票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到了近代,在今天的北票市附近发现了煤矿,黑城子的中心地位才被逐渐取代。黑城子一带以前是蒙古王爷的世袭领地,有座王爷府,府里住的王爷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子孙,家族背景显赫、位尊多金。蒙古王爷平时爱听戏,对李家戏班的唱功情有独钟,日子久了,王爷与李秀华的先人便成了无话不谈的老相识。王爷见李家戏班每年长途跋涉多有不便,就对李秀华的先人说:“你们不如就留在我这里吧。家里人口多不要紧,我赏你家一块地就是了。”这块地,就是李秀华现在住的北票娄家店棒槌山村。李秀华说,清代的黑城子是一座人口稠密、店铺遍布、商贸发达的辽西重镇。

  如今的黑城子遗址仅剩残墙断壁,满地的碎砖乱瓦,后世探访者重临古城,遥想昔年盛况,回首岁月沧桑,不免感慨万千。

责任编辑:刘晓宇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