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燕皇族今何在 千年绝唱两巾帼(一)

2016/12/14   北票新闻网   李秀华 张炜东

  

  公元430年(北燕太平二十二年)九月,北燕文成皇帝冯跋病死,冯弘登上大位。

  公元431年(北燕太兴元年)正月初一,冯弘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太兴。三月,废原配王氏,封夫人慕容氏为皇后。第二年正月,废黜王氏所生的太子冯崇,立慕容氏所生之子冯王仁为太子。冯崇在同母弟广平公冯朗、乐陵公冯邈的劝说下归降了北魏,北魏灭北燕后,冯朗也归附了北魏。

  公元436年(北燕太兴六年),冯弘拒降北魏奔逃辽东后,因怨恨高句丽人的蔑视,计划奔走到健康(今南京)的刘宋王朝,在被杀前派子冯业率300人浮海投宋。

  在此不想对冯弘的为人为政赘笔,只说他的这两个决定却成就了北燕皇族冯氏后人的两位千古绝唱的巾帼英雄。一位是冯弘的孙女,北魏的文成文明皇后。一位是冯弘的曾孙媳妇,被隋朝封为谯国夫人、公元601年(隋仁寿元年)谥号为“诚敬夫人”的冯宝夫人——冼英。

  太和改制垂青史 千古评说冯太后

  冯太后,北魏太和改制的实际主持者。公元452年(北魏兴安元年),被北魏文成帝拓跋濬选为贵人,公元456年(北魏太安二年),被立为皇后。公元465年(北魏和平六年),北魏献文帝拓跋弘嗣位,尊为皇太后。太后临朝辅政,定策诛杀丞相乙浑,而后依据北魏制度归政献文帝。公元476年(北魏延兴六年),献文帝病死,再度临朝称制达十四年。公元490年(北魏太和十四年)去世,享年49岁,谥号文明皇后,加上文成帝的谥号“文成”二字,称文成文明皇后。

  国亡父丧:冯太后父亲冯朗,母亲王氏,乐浪(今朝鲜平壤)人,是父亲在北燕时所娶,因多年动荡不安,直到归附北魏随夫任官长安后,生活暂时得以安定下来,王氏夫人才给冯朗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冯熙,是冯太后的同母兄长。公元442年(北魏太平真君三年),王氏夫人又生下了一个女儿,这就是后来的冯太后。此时,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完成了中国北方的统一,并与南朝形成了对峙之势。冯氏出生后不久,父亲冯朗因受一桩大案株连被太武帝下令诛杀。按惯例,冯太后因为年幼又是女孩,就被没入宫中,成了拓跋氏的婢女,在宫中得到了姑母冯昭仪的多方照应。13岁的文成帝拓跋濬登基不久,被选为贵人,这一年,她只有11岁。

  文成之死:冯太后离开了抚养自己长大的姑母,来到了文成帝的寝宫。由于用人得当,特别是由于重用汉族大臣高允,文成帝统治时期的北魏基本处于较为稳定发展的状态,社会矛盾相对缓和。这对于日后冯太后当政期间吸收汉法、重用汉人、推行汉化的措施,无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冯太后不仅为国家的兴盛而感奋,而且也为国家的未来而操劳,她对文成帝乳母常氏的恪尽妇礼及对文成帝之子拓跋弘的哺养,为自己赢得了宫内宫外、朝廷上下一片赞誉之声。拓跋弘是文成帝拓跋濬与梁国蒙县(今河南商丘南)人李氏所生之子。公元456年(太安二年)二月,也就是冯氏被册为皇后的第二个月,不足两岁的拓跋弘被立为皇太子。按照道武帝拓跋珪当年所定的规矩,凡后妃所生之子被立为储君,生母皆要赐死,以防母以子贵,专擅朝政。李氏被赐死后,冯后便担当起了养育之责,将拓跋弘视若己出,竭尽慈爱,使文成帝也深感快慰。贵为皇后她深深地理解文成帝为国操劳的艰辛,尽力为他排解各种烦闷与不快,特别在生活上给他以温存体贴。公元465年(北魏和平六年)五月十一日,被誉为“有君人之度”的文成帝英年早逝,年仅26岁。

  恩威兼施:文成帝死后第二天,年仅12岁的皇太子拓跋弘即位,是为献文帝,冯太后被尊为皇太后。献文帝即位后,由于贪权狂傲的太原王车骑大将军乙浑欺凌这孤儿寡妇,阴谋篡位,北魏中枢政治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公元466年(北魏天安元年),冯太后下令拓跋丕、陇西王源贺和牛益等人率兵收捕乙浑,镇压叛乱。很快,令朝野上下怨声一片的乙浑便被捕杀,夷灭三族。平定乙浑之乱,稳定政治局势,冯太后表现出果敢善断的政治才干。接着,她再露锋芒,宣布由自己临朝称制,掌控朝政大权。

  公元467年(北魏皇兴元年)八月,献文帝的儿子拓跋宏出生了。时隔不久,她就决定停止临朝,不听政事,由已经14岁、初为人父的献文帝亲政,转而担当起抚养皇孙拓跋宏的责任。

  献文帝亲政以后,颇有作为。他贬斥了不少冯太后的宠臣,并试图重用提拔虽有才能而冯太后不喜之人,以结成自己的心腹。开始,冯太后对献文帝的所作所为虽然感到心中不快,但也没有立即发作。公元470年(北魏皇兴四年),献文帝借机杀了冯太后的宠臣李弈与哥哥李敷、堂兄弟李显德等人。冯太后震怒,利用自己的声威与势力逼迫献文帝交出皇位。在冯太后的强大压力下,翌年八月,禅位给不满5岁的太子拓跋宏,即是历史上著名的孝文帝。献文帝自己则做了太上皇,这一年,他只有18岁。

  孝文帝即位之初,献文帝并没有放弃手中的权力,牢固地掌握着北魏朝政,不仅朝廷上大小的国务他亲自处理,他还屡屡颁布诏书行使大权,甚至多次亲自率兵北征南讨。公元475年(北魏延兴五年)十月,已为太上皇的献文帝在平城北郊举行大阅仪式,这使冯太后越来越觉得,自己需要再次出面执掌朝政以防献文帝对自己不利。公元476年(北魏承明元年)六月的一天,朝廷突然宣布戒严,京师气氛紧张,宫禁之中更是戒备森严。不久,强行软禁了献文帝,随后,死去,时人多言献文帝为冯太后杀害。

  冯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再度临朝听政,成为北魏的政治核心。此时的冯太后,已年过而立,无论才识、气度还是政治经验,都更加成熟。献文帝死后,政局又动荡起来。不仅如此,献文帝时所整治的贪污犯罪在其死后再次屡起,也使北魏统治面临潜在的威胁。为了北魏的长治久安,也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冯太后恩威兼施,充分施展了她高超的政治智慧和政治才干。

  首先,冯太后处决了当初诬死李弈的李欣,树立了朝廷整顿吏治的形象。其他的不法者,如秦州刺史尉洛侯,雍州刺史、宜都王目辰等因为贪赃被处极刑,一些为官清正廉洁者,则得到不同程度的表彰和赏赐。为了大权独揽,她还以谋叛罪诛杀了孝文帝的外祖父南郡王李惠。为了清除隐患,冯太后不惜大开杀戒,以致因猜忌嫌疑被覆灭者十余家,死者数百人。不过,冯太后对那些明显没有政治野心者,加以安抚笼络,很大程度上化解了潜在的不安定因素。

  冯太后为了充分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还特别注意培养扶植一些贤能之士做亲信,组成一个效忠她的领导核心。在这个领导集团中,有拓跋氏的贵族,也有汉族名士,有朝廷大臣,也有内廷宦官。她运用高超的政治智慧和钢铁般的手腕,纵横捭阖,排除干扰,对北魏的政治、经济和风俗习惯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

责任编辑:刘晓宇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bpxwzxwz@163.com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